梅港资讯

搜索
本站首页 军事 凤凰登陆平台-王长田、郭靖宇接力开撕收视率造假,影视业又一盖子将被揭开?

凤凰登陆平台-王长田、郭靖宇接力开撕收视率造假,影视业又一盖子将被揭开?

2020-01-11 13:36:21| 来源: 网络

凤凰登陆平台-王长田、郭靖宇接力开撕收视率造假,影视业又一盖子将被揭开?

凤凰登陆平台,作者|缪凌云

来源|野马财经

继崔永元、郭靖宇之后,王长田也正式加入了开撕影视行业乱象的战团。这次的矛头直接指向每年几十亿元的收视率造假生意,行业内美其名曰“数据维护”。

郭靖宇呼吁整个影视行业团结在一起为尊严、良知、清白、生存和梦想、文化安全和审美而战,彻底清除假收视率毒瘤,并表示“愿意做这个马前卒”。王长田也同时喊出“此次民间想决一死战”。

影视行业新的波澜又起。

继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潜规则后,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接棒下场,“手撕”电视节目收视率造假乱象,直言“此次民间想决一死战”。

王长田、郭靖宇接力开撕行业乱象

9月15日晚间,光线传媒(300251.sz)董事长王长田转发并评论了《娘道》导演郭靖宇发布的一条长微博——《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

郭靖宇发布的这条长微博,怒斥电视节目收视率造假问题,可谓态度鲜明,言辞激烈。王长田转发时的评论里,表述里也毫不含糊“此次民间想决一死战,有关部门什么态度?”。

上图截自王长田微博

而根据郭靖宇9月16日中午发布的微博,此事已经引起了广电总局相关领导的重视。

郭靖宇所写的文章——《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对收视率造假一事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描述。

郭靖宇称,自己所拍摄电视剧《娘道》在上映过程中,被要求以90万元一集(合计7200万元)的价格购买收视率,因自己不同意,早已完成的作品被搁置了很久。

该文章称,《娘道》2016年拍摄,2017年做完后期,合同早签了,却迟迟等不到电视台播出时间。直到今年年初“削尖脑袋打听消息,终于明白之前没拜对山门,找台长没用,得找卫视总监。”而规矩就是“只要你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绝不会播出,而且买收视率找谁,都指好了路。”

野马财经注意到,虽然文章并没点出具体名字,但一系列信息指向了江苏卫视。

《娘道》原定开播电视台为北京卫视及江苏卫视。根据郭靖宇描述,北京卫视并没有为难他,且让其购买收视率的某卫视总监是新换的。

有意思的是,2015年,江苏卫视原频道副总监张彦及频道节目采购部副主任江红曾被捕。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刑事判决书》显示,有数十家影视行业公司出现在了名单中,其中不乏华谊兄弟(300027.sz)、长城影视(002071.sz)、华策影视(300133.sz)、新文化(300336.sz)这些著名上市公司的身影。

上图截自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长城影视原董事长甚至亲自出面。

几十亿元的“数据维护”生意

可见这个行业顽疾也并非空穴来风。

“据测算利益集团非法收入每年有几十亿之巨”,王长田在微博中估计了收视率造假产业每年的“产值”。

在郭靖宇的刷屏长文里也透露,《娘道》在上映过程中被要求以90万元一集(合计7200万元)的价格购买收视率。这个价码还不能保证第一名、第二名……

而这家卫视购买《娘道》的价格是130万元每集,“也就是说我们花那么大力气把戏拍好,却要上交百分之七十给他们当保护费,才能播出。”郭靖宇称。

行业内某著名影视剧编剧对野马财经称,“现在一部影视剧,正常情况下收视率能达到0.5、0.6就算不错的了。超过这个数的都有点儿问题,都可能请了专门公司做了‘数据维护’。”

在该著名编剧看来,“大致在2009年之后,以一些影视公司上市为标志,这个行业原有的底层逻辑已经改变了,继而变成了‘资本逻辑’。”

那么,究竟是哪些人在分享着收视率造假的灰色收益呢?行业内一位观察人士称,“一些以前做行业软件的公司转而开始开辟传播业务,做起了影视剧收视率‘数据维护’的生意。”

而那位让郭靖宇买收视率的“大神”,多位业内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从给出的这些信息来看,行内人都知道指的是谁,在(郭靖宇)之前,包括王长田,都没有人敢如此有针对性地实名发布信息”。

其实,对于收视率造假,业界整顿呼声早已不绝于耳,却屡禁不止。

早在2010年,《人民日报》就曾刊发文章,称“收视率造假正在成为个别地方卫视争夺市场的捷径”;2018年,《人民日报》依旧在发文质问,“收视率何时不再造假”。

有影视公司人士向野马财经解释,“整个行业其实都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有人造假,你不造假,你的数据就比别人难看很多,广告商、投资方、电视台都不满意。”

例如2016年震动业界,引得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电视剧收视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的《美人私房菜》;以及当下被热议的《天盛长歌》、《娘道》事件,出品方皆认为收视率存在猫腻。

影视圈苦此毒瘤久矣

面对“呼吁呐喊不绝于耳,恶况却愈演愈烈无人幸免”的收视率造假现象,王长田放言“此次民间想决一死战”,郭靖宇表示“愿意做这个马前卒”。

“尽管我对郭靖宇长文中叙述的这起具体案例不了解不好评论,但是我对他叙述的这种收视率操作黑幕和具体的操作手段是百分百相信的。”前述著名影视编剧对野马财经表示。

王长田的微博发言也透露出一些丰富信息。

他以自身经历,阐述行业潜规则之严重。他表示,2015年初,因不愿参与造假,光线传媒在央视的多档节目遭停播,对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野马财经注意到,电视节目的制作曾经的确是光线传媒的强项。

2014年,光线传媒有着《中国正在听》、《少年中国强》、《梦想星搭档第二季》、《是真的吗》多档节目在央视一套及三套播出;《中国娱乐报道》、《音乐风云榜》等节目及《国剧盛典》、《音乐风云榜颁奖盛典》等大型演艺活动在地方台播出;并制作了在cntv播出的新媒体节目《超级世界杯》。

有几档节目当时的效果还不错,例如“tfboys”正是在《少年中国强》节目中完成了央视首秀。

不过,自2015年初开始,情况急转直下。上述节目陆续停播的同时,光线传媒主动“砍掉”了原电视事业部,将之拆分、融合进另外三个部门。

2015年报显示,光线传媒“栏目制作与广告”带来的收入同比减少了3.87亿元,降幅高达81.27%。在主营业务描述中,也没有了“电视栏目”这一表述。

至于毒瘤难除更深层次的原因,王长田也进行了细致的解释。

一方面,利益驱使,收视率造假产业链每年收入高达几十亿元;另一方面,法律法规尚待完善,针对收视率造假,目前仅有《行业自律公约》、《电视收视率调查准则》等文件,但都缺乏真正的约束力;除此之外,收视率造假行为由来已久,涉及广泛,“法难责众”终究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目前这个顽疾,不是一年两年了,靠抓几个人没用,要根治的话必须要打出一套组合拳。现在最关键是看行业主管部门是否觉得时机成熟,是否准备好了成套的解决方案。”前述著名影视编剧对野马财经表示。

问题真的如此严重,王长田、郭靖宇们又真的能够像崔永元一样再度掀起一场改变影视行业运行规则的风暴吗?你认为,相关部门可以拿出怎样的成套解决方案呢?欢迎在文末留下你的观点。


betway必威官网客户端

© Copyright 2018-2019 mytvtuner.com 梅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